遇到一个神仙下凡一般的太太,想跳楼把这条命还给老天以示感谢。

2018-04-30

靠妈诶我到底错过了多少更新

2018-04-11

乐乎还真他妈有个卡拉马佐夫圈啊!😶😶

2017-11-11

我发现自己把茨菇硬生生写成了水含羞草Neptunia oleracea

就 茨菇不好看嘛 人家水含羞草多可爱 莲藕似的

到底凯特尼斯是啥

2017-07-10

寒冰与暖流之间part.3

夏天到了,请广大市民注意安全,不要私自下河游泳。


这是路德维希来到柏林的第一个夏天,因此即便战事再繁忙,基尔伯特也不得不考虑休息一下了。这对他自己来说是极少见的呀!他要很不愉快的承认,他已经习惯了男孩的存在;习惯了那些晚安吻,习惯了在楼梯口的拥抱。这几乎就是一个家。只是没有家长,取而代之的是几个仆人;原来的管家兼贴身男仆在战场上被杀,玛丝洛娃就替代了这个位置。有人理解,也有人不理解,基尔伯特一律置之不理。而那个女孩也明白,这不过是一个荣誉上校一样的东西。

但关于路德维希的事情让他有些心烦意乱。他的亲近朋友尊重他的选择。“你开心就好,但不要把孩子管的太狠。”勃兰登堡唯一一...

2017-06-27

寒冰与暖流之间 part.2

是更新。part.1自己找。反正我文不多还都是坑。


路德维希在这儿适应的很好,除了一些关于花椰菜的小事,他的表现堪称完美。这可能和基尔伯特对他的教导有关系:

“不能点壁炉,不能赖床——在床上吃早餐是太太小姐才会干的事。不许去阁楼和地下室,别碰花瓶,我知道它们都很丑,但不许碰。不要在花园里摘果子吃。以及,不要在我工作时打扰。清楚了?”

但路德维希的活动范围依然很大。玛丝洛娃·格劳班,作为他的保姆兼家庭教师,教授他英文、德文和钢琴。但没有法语,因为路德维希出生在威斯特伐利亚,在生命的最初几年,他妈妈一直和他说法语。有时玛丝洛娃会教他礼仪,但这种课不多。然后是骑马、剑术和格斗...

2017-06-26

往事追忆.2

我再不更新是不是真的会被打啊


这时已是三月末,星期五那天是个很明媚的晴天,姐弟两在下午都不用去做工。安妮塔已经出去了,他在家里(如果那个阴冷的地方还能被叫做家)看了会儿书,又扔到一边。里面的故事他看过很多遍,早已了然于心。

生命又在夏日复苏了,路德维希想着家乡这样想。他决定出去走走——也不是去什么地方,就随便走走,看看安妮塔给他说过的小酒馆,去教堂,或许还能赶上下午的礼拜,看看剧院最近都在演什么…他一直走到台伯河边,甚至可以想象河水是怎样从亚平宁山脉流下来,渐渐汇成小溪,汇成大河,就像多瑙河流经巴伐利亚。

他一路走回去,这时已是傍晚,阳光洒在教堂顶上,光彩夺目,在紫红的彩霞照应下,显...

2017-03-04

寒冰与暖流之间

寒冰与暖流之间

一八六三年十月的一个下午,军官吉尔伯特·贝施密特正和大臣大吵一架回来,这时门响了,他的管家走进来,身后跟着一个陌生女人,她牵着一个男孩。管家说话了,语气冷漠而不容置疑:“先生,这是玛丝洛娃·格劳班小姐,她从维也纳来,受伊丽莎白女伯爵派遣,带来她的一封信。”
格劳班小姐走上前行礼,贝施密特上校接过信,把翘在桌子上的脚放下来,读到:
“吉尔伯特·贝施密特上校亲启:
(一段冗长的问候语,被上校选择性忽略了)依鄙人期年所测,德意志统一大业必于廿年内圆满。今适有一青年女子里希特夫人自莱茵而来,不幸悲而去之,余一遗孤于世。夫君依其意愿育其三年,难料国王...

2017-01-01

Desecrate:My Sin,My Soul

Desecrate:My Sin,My Soul


《渎》:我的罪恶,我的灵魂


“怪诞却美丽。(Strangely beautiful.)”这是一位匿名读者给三文(Thirce Wenn)的《渎》(Desecrate)的评价。这篇小说最初以同人形式于2014年5月24日在Fanfiction.com上发表,续集《赎》(Sanctify)在同一网站发表于2013年5月7日;我在不久前发现了这几篇文章,在翻译之余想谈谈自己对它的看法。因为原文与原作(黑塔利亚)的联系已相当薄弱,故在分析时不会着重于以一篇同人小说的角度进行评价。
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fanfiction...

2016-10-22

往事追忆

巴黎不是个城市,而是一座城中有各个城中城。欧洲各个地方三六九等的渣滓都在这里汇集,形成各自的聚居地。十九世纪中后期的圣-热日维也夫高地便是其中之一,这地方附近的一条街道的曾出现过这么一个歌手,终日流浪,长期在街上最狭窄处的院子里歌唱。

此人名叫罗曼·瓦尔加斯,在不那么落魄的时候曾是个意大利民兵,这就是人家对他所知道的了。没人知道他如何落到这步田地,他自己也绝口不谈,这倒不是因为他如何冷酷无情、阴险狡诈,只因为他的愿望与那时代无法正确契合在一起,被无情地作为了道德败坏的典例。


瓦尔加斯兄弟年轻时都是游手好闲的主,弟弟卢齐安把钱砸进音乐学院,另一个...

2016-10-04

[UKUS]Desecrate

无授权,意译
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fanfiction.net/s/8146190/1/Desecrate

百度地址:http://tieba.baidu.com/p/3490290857



在一切如故的时候,他是我的孩子。我的珍贵的小男孩。蓝眼睛,对这世界充满好奇,精力充沛,就像我妻子罗斯的翻版。她在他出生后第十一天死于产褥热。我的心随她一起死了。

但还有一部分仍然活着……为他而活。

他刚出生的那几年是我人生中最艰难的日子,但我从未允许自己哪怕只是试图放弃。我是个单身父亲,在家工作,独自一人抚养我的儿子。每天晚上我不知疲倦地哄他入睡,小心翼翼地抱着他,...

2016-08-24

[伊独]Das Windbeutel(上)

办公室AU;

作者表达困难,口齿不清;

感谢包容,没有问题请往下拉;

免责声明:AU设定属于日丸屋秀和,OOC属于我;

首先,让我们把话说明白:这是一份供状。被控告人是瓦尔加斯。

其次,这是一份回忆录。但是因为作者本人从没放过过多注意在身边事物,里面的内容总少不了胡编乱造的成分。(比如我们总不可能把每句对话都记得清清楚楚。)对此我十分抱歉,但是决不会进行更改。

最后,这勉强可以算是一篇日记。当然它不是!只是我在某件十分幸运又不幸的时间过后,在某种奇怪的多巴胺促使下,从记忆里剽窃来的。至于真实性,大部分或许是准确的。

让我们往前、往前、再往前,看看这场喜剧如何开场吧。

 ...

2016-07-18

© Armandius | Powered by LOFTER